您现在的位置:于都中学教育教学网>> 文章中心>> 学科学习>> 音乐>>正文内容
音乐

比才——歌剧《卡门》

作者:未知 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09年05月31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查看评论
剧本:哈莱维和梅拉克根据梅里美的同名小说改编

作曲:〔法〕比才

首演:1875年3月 3日在巴黎的喜歌剧院

出场人物:卡门(吉卜赛姑娘,次女高音)

唐霍塞(青年卫兵下士,男高音)

埃斯卡米洛(斗牛士,男中音)

米凯拉(农村姑娘,唐霍塞的未婚妻,女高音)

当凯勒(走私贩,男高音)

雷门达多(走私贩,男高音)

苏尼加(警卫长,男低音)

莫拉莱斯(下士,男低音)

拉斯吉塔(吉卜赛姑娘,卡门的女友,女高音)

梅赛黛斯(卡门的女友,次女高音)

此外还有酒店主人、向导、女工、士兵、走私者、吉 卜赛人和街头顽童等 

几乎人人都以为《卡门》的序曲是兴高采烈、热情明朗 的。的确,当那主题从乐队中倏然升腾起来的时候,谁会不为之振奋呢!

这条旋律是作曲家从歌剧最后一幕中选来的,它是斗牛士入场时的进行曲,充满了男性的勇敢、潇洒气概,有一 种必胜的信心。序曲中的第二条旋律也十分让人喜爱,爽朗、舒展,只听一遍就能记住。

作曲家再一次热情地把开头那首进行曲送给我们,然 后,他干脆利落地让音乐划上了一个句号。这就是我们大家 常常在音乐会上听到的《卡门》序曲了。可是,要知道,在歌 剧院的乐池里,这儿还不能划句号——序曲还有另外一半 呢,它令人吃惊地一下子变换了情绪:暗淡的色彩、迟疑的 节奏、下行的音调,就像是哭泣一般。(谱例3)

这才是歌剧《卡门》的真正主题:悲剧的、无可抗拒的命 运。它将在整部歌剧中不时地出现,向听者揭示故事的 主旨。 

第一幕 西班牙的塞维利亚城

这是一个热闹的街头广场。不远处有一家烟厂,近处是 士兵的岗哨。小贩们叫卖着,顽童们打闹着,行人悠闲地从 这里走过。

一个农村姑娘东张西望地走来。她穿着朴素的长裙,带 着又长又厚的围巾,一看就知道是个老实人。岗哨上的卫兵 莫拉莱斯迎上去,问她有什么事。原来,这姑娘是来找唐霍 塞下士的。莫拉莱斯告诉她,再过一会儿唐霍塞就要来换岗 了,不妨在此等候。可姑娘觉得跟陌生人在一起很不自在, 就先告辞了。

突然,孩子们喧闹起来——要换岗了。在平淡的生活中,每天的这时候是很让他们高兴的。小号和小军鼓奏响了,一列士兵的队伍颇有几分庄严地走上场来,可是由于一队顽童跟在后面,他们嘴里还滴滴答答地模仿着鼓号声,使 这庄严的气氛变得很滑稽,认真的换岗仪式像是在做游戏似的。

新上岗的士兵里有我们的男主人公唐霍塞。这是一个 好青年,从他的脸上就可以看出来。当他听说家乡有个姑娘 来找他,感到十分高兴。他告诉警卫长苏尼加,这个可爱的 姑娘米凯拉正是他爱慕的对象。

烟厂那边响起了午休的钟声。广场上也一下子热闹起 来了,一群小伙子出现在这里,他们是专门等着来和烟厂女工们调情的。瞧,她们从厂房涌出来了,那样子真是迷人:懒散的眼神,婀娜的身段,还都在指间夹着根烟卷。烟雾潦绕中,她们的神情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。作曲家为姑娘们 写了一段很好听的合唱。

“烟雾随风飘荡,我们的目光也随着烟雾飘向天上。”

小伙子们围上去和姑娘们搭讪,其中的一个问道:

“卡门怎么没来?”

随着轻快的音乐,女主人公卡门登场了。你如果仔细的 话,会发现这音乐就是序曲里的“命运主题”,可此刻它决不 悲伤,而是十分明朗欢愉。

卡门什么样?她真是与众不同。衣裙虽然有点破旧,却 极其合体,把她性感的身姿衬托得淋漓尽致。她丰满的胸前插着一支金百合花,嘴里漫不经心地也叼着一支。而最明亮的,还是她的眼睛——她谁都不看,可谁都没法不被她 吸引。

小伙子们围着卡门,殷勤地唱道:

“卡门,卡门,请你告诉我们,什么时候和我们谈谈心, 把爱情赐给我们?”

看来卡门对这群小伙子根本没有兴趣,她的眼光落在 了岗哨那边——正在擦枪的唐霍塞很英俊,也很矜持。卡门 突然有一种欲望,要去征服这个士兵。

她轻轻地晃动着身子,唱起哈巴涅拉舞曲节奏的歌:

要问什么时候?不知道就不能许愿。

也许永远说不,也许就在今天。

今天没有希望,这很明显。

……

爱情是一只倔强的小鸟,你休想把它关起来,

叫它喊它都没有用,它要是拒绝就不会来。

不管你哀求或是恐吓,它都给你一个不理睬。

这迷人的歌声使得唐霍塞不由得抬起头来,他的目光和卡门火辣辣的眼神对上了,他赶紧重新低下头去,继续摆 弄他的枪支。这姑娘竟能扰乱人心!

“能说会道的我不喜欢,那沉默的人儿我最喜欢。”

这不明摆着是说唐霍塞吗。

爱情好比流浪儿,对法律它根本不答理。

你不爱我,我也要爱你,我爱上你,你可要当心。

当你以为把鸟儿抓牢,它拍拍翅膀又飞走了,爱情离开你,等也等不到,

可你不等它,它又回来了。 你想抓住它,它就逃避, 你想回避它,它又来惹你!

爱情好比流浪儿,对法律它根本不答理。

你不爱我,我也要爱你,我爱上你,你可要当心。

挑逗的歌声使小伙子们按捺不住了,他们对着卡门一 个劲儿地表白爱慕之情,可是卡门推开众人,径直走向唐霍 塞,并把胸前的那支金百合花摘下来,扔向唐霍塞。花儿掉 在地上,人们都笑了起来。唐霍塞尴尬地站起身来,不知该 做什么好。卡门一转身,走了。姑娘们也都离去了,因为午 休结束,又该干活儿了。

唐霍塞悄悄地捡起那朵花,神情迷惆地自言自语道:

“这朵花好比一颗子弹,打中了我的心。 要是世界上真有女巫害人, 我看她就是其中的一个。毫无疑问。”

有人走过来,是米凯拉。唐霍塞把花藏到怀里,迎上 前去。

米凯拉脸上充满了喜悦,同时又有些害羞。她把一封信 交给唐霍塞,又取出一个小钱包,说这都是唐霍塞的母亲托 她带来的。 拿着还带有体温的信和钱包,唐霍塞感到十分幸福。他 情不自禁地握着姑娘的手,注视着这张可爱的脸。米凯拉不 好意思了,可她鼓足了勇气,对唐霍塞叙述道:

我和你的母亲在教堂做完祷告,她抱住我亲了 一吻。

她对我说: 请你到不远的塞维利亚城,将我的儿子找寻。

你告诉他,母亲心里日夜牵挂, 思念他,盼望他,原谅他,等待他,

所有这些,亲爱的,都以我的名义告诉他。

还有我给你的这个吻,也请你亲自带给他。

米凯拉踮起脚尖,满脸羞红地给了唐霍塞一个小心翼 翼的、母亲般的吻。

唐霍塞十分感动,他凝视着米凯拉纯洁的眼睛,仿佛回 到了家乡。猛然间,他想起了刚才的一幕,不禁向烟厂的方 向膘了一眼,自言自语地说:

“那是个什么样的妖精,我差点进了她的圈套!”

米凯拉感到奇怪: “什么妖精?什么圈套?”

唐霍塞打断她的问话,对姑娘说:

请你转告我的母亲,我对她非常热爱而且尊敬。

她的儿子品行端正,请她尽管放心。

他温柔地揽过米凯拉,给了她一个吻。 “请把这个样吻,带给我的母亲。”

作曲家为这对年轻人写了一段真挚感人的二重唱,与 卡门那首放荡不羁的“哈巴涅拉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他们恋恋不舍地告别了。唐霍塞拿出母亲的信准备认一真地读一读,他发现怀里还藏着卡门给他的花,刚想扔掉, 突然,从工厂那边传来一阵吵闹声。

女工们边喊叫边冲了过来。她们向站岗的卫兵们叽叽 喳喳地申诉着。警卫长好不容易才弄清楚,原来,是卡门和 一个女工打起来了,而且把人家给打伤了。

卡门被人推到岗哨前。女工们纷纷指责她,可是她满不 在乎,嘴里还啦啦地哼着歌。警卫长吩咐唐霍塞去捆起她的 手。唐霍塞面带难色,他不愿意接近这个放荡的姑娘,可是卡门却主动把手背在背后,示意他捆。唐霍塞迅速地完成了指令。警卫长又吩咐他把卡门带进警卫室看管起来。他驱散女工们,自己去向上级请示处理办法。

警卫室里只有卡门和唐霍塞两个人。唐霍塞不打算答 理她,可卡门却厚颜地说:

“你应该把我放掉,长官的命令并不是不能违反。既然 你已经爱上了我,为了我,你就什么都能干。”

唐霍塞哭笑不得。“我已经爱上了你?”

“对,唐霍塞,我给你的花,你不是还没扔掉吗?”

她洋洋得意,不管唐霍塞怎样让她闭嘴,她还是唱起了 歌,并且用没有受到约束的赤裸的双脚、袅娜的腰肢,还有那迷人的眼睛,和着歌曲的节奏跳起了赛吉蒂亚舞:

塞维利亚城墙旁边, 是我的朋友帕斯蒂亚开的酒店。

我们常去跳赛吉蒂亚舞, 去喝曼扎尼亚酒。

唉,独自一人多么寂寞, 成双成对才真正快乐。

我得有个知心人儿, 有个情人来陪着。

我的追求者有一大群, 但我挑不出一个意中人。

如今周末又来临, 谁若有意,我亦有情, 他可以带走我的灵魂。

唐霍塞被这姑娘弄得心慌意乱,他只能一次又一次让 她闭嘴。可是卡门像没听见似的,接着唱道:

我在想一位军官,他已经把我爱上。

这个军官并不是一位营长,也不是连长, 他只是个小班长。

对一个吉卜赛姑娘来说,这已经够了。

知足长乐,我就凑合点吧。

卜门的眼睛比歌声更加迷人,唐霍塞的心被她搅乱了。 他竟然不知个觉地走了过去,为卡门松了绑。只听他“嘴”不 由己地对卡门说:

卡门,我已经好像是喝醉了酒……

我若帮助了你,你会不会不讲信义?

你会不会爱我,如果我真心爱你?

卡门心满意足地边唱边往门口溜。突然唐霍塞叫住了 她——“中尉来了!”

卡门赶紧倒背双手,作出一副规规矩矩的样子。警卫长 把拘捕令交给唐霍塞,让他押解卡门去监牢。卡门快活地冲 着唐霍塞挤挤眼睛,便跟着他走出了警卫室。

广场上有许多人。女工们也已经下班了,她们聚在这里 看热闹。唐霍塞押着卡门从人群中穿过,只见卡门高高地昂 着头,嘴里还哼着歌,突然,她猛地转过身来,一下子把唐霍 塞推倒在地,迅速地跑掉了。女工们哈哈大笑,讥讽唐霍塞 是个傻瓜。警卫长苏尼加气得瞪大了眼睛。

 

第二幕 在卡门所说的帕斯蒂亚酒店里

间奏:

一群人在 这里喝酒,谈笑。其中有我们已经熟悉的卡门和警卫长苏尼加。两个吉卜赛维姑娘在跳舞:,卡门看得高兴,站起身来,为大家唱起了热烈快活的吉卜赛歌曲:

那吉他琴声多悠扬, 它带着清脆的金属声响,

听到这奇妙的音乐, 吉卜赛姑娘跳得更欢畅。

音乐越来越热烈,卡门直到跳得气喘吁吁,满头大汗, 才一下子坐倒在椅子上。

苏尼加告诉卡门,唐霍塞因为放走了她,关了禁闭。不 过现在他已经自由了。他还对卡门说,他很喜欢她。卡门还 没答话,只听到门外一片喧腾,姑娘们都伸长了脖子向外张 望。啊,斗牛士来了!

在人们的簇拥下,一个身材高大、神气十足的斗牛士走进酒店。人们对着他欢呼赞美,这使他更加自豪,他接过一位士兵递过来的酒杯高声唱道:

干一杯,英勇的战士们, 请接受我衷心的祝贺。

因为斗牛士和诸位当兵的, 都一样从战斗中得到快乐。

他叙述起斗牛的紧张和乐趣来:

竞技场如节日般热闹, 从上到下坐满男女老少。

观众简直昏了头脑, 叫喊声汇成了巨大的浪潮。

忽然间,大家都默不作声, 因为铁栏里冲出来一头牛。

它满腔怒火,撞倒马上的长枪手。

众人跃过栅栏逃命, 现在就轮到你来显威风!

人们热烈地合唱:

斗牛士,快准备起来,

在英勇的战斗中,你要记着,

有一双黑色的眼睛在等待着!

这大合唱是我们在一开始的序曲中就听到过的爽朗、 舒展的旋律,它真是令人振奋。

卡门被斗牛士埃斯卡米洛吸引住了,而斗牛士看起来 对她也很有兴趣,唱歌的时候眼睛总是朝着卡门这边。当一 曲结束,他走向卡门请教芳名,说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,就 呼唤她的名字。卡门很高兴地告诉了他,但没答应他的求 爱。埃斯卡米洛并不气馁,他说他将等待,然后在人们的簇 拥下走了。警卫长苏尼加对卡门的冷淡也颇感遗憾,悻悻地 跟着走出小酒店。

这里安静了下来。两个走私贩在小声地议论行动计划。 他们要求卡门和她的两个女伴一同前往。那两个姑娘爽快 地答应了,可卡门有点犹豫,她辩解说这是因为爱情。大家 立刻嘲笑起她来,同时努力地劝说她一起去。正在这时,门外传来唐霍塞愉快的歌声,那几个人便揶揄地笑着走开了。

唐霍塞和卡门热烈拥抱。原来,他因卡门逃跑被关了整整两个月,这才刚刚获得自由。卡门十分感动,她不知如何报答他,便拿起一副响板站到大木桌上边唱边跳起舞来。唐霍塞动情地欣赏着,忍不住上前亲吻她的衣裙。

可是,有什么声音打断了他的满腹柔情——是催促战 士回营房的号角声。卡门不愿意放他走,仍然唱着,跳着。唐 霍塞无可奈何地告诉卡门,他必须走了。卡门不高兴了,拿 起唐霍塞的剑和军帽朝他扔去:

“真是愚蠢!为了爱情,我又唱又跳,你却要回什么 军营!”

唐霍塞跟她解释,可她根本不听。他从怀里取出一朵早已枯萎了的金百合花,对着卡门深情地倾诉起来:

这是你扔给我的花朵, 在铁窗中我一直将它珍藏。

虽然它已经枯萎凋谢, 可它还留着迷人的芳香。

不论在什么时刻, 只要我把眼睛闭上, 那醉人的花香, 就透进我的心房。

……

我本该咒你骂你, 再也不想念你,

可是我的唯一心愿, 就是再见到你!

作曲家为唐霍塞写的这首咏叹调实在是优美动人,它 和卡门唱的那些舞蹈节奏的、带有民间气息的旋律完全不 同。你会从中感受到唐霍塞的炽烈而缠绵的爱情。卡门被 打动了,她要唐霍塞别再回军营,永远也不要和她分离。她 说,不如去大山的那一边,过自由自在的生活。但是唐霍塞 还是想回去,他要当一个好军人,这也是他的母亲期望的。

卡门真的火了,她大叫:“我再也不爱你!” 唐霍塞愤然拿起剑和帽子向外走去,却被猛然打开的 门拦住了,进来的是警卫长苏尼加。他看到屋子里只有唐霍 塞和卡门,不禁妒火中烧。而此时又有人闯了进来,是那两 个走私贩和一群吉卜赛人。他们上前夺下苏尼加手里的武 器,请他“作一次散步”,原来,他们拿他做了人质。

第二幕就结束在走私贩和众吉卜赛人得意的合唱 声中。

 

第三幕 在夜色迷蒙的大山里

我们再看见卡门和唐霍塞,是在夜色迷蒙的大山里了。 唐霍塞没能脱身,他现在也成了一名走私贩。他和那群吉卜赛人一道小心翼翼地走在崎岖的山路上。

领头的当凯勒让大家休息一会儿,他要去前面探路。于是,有人点起篝火,围 坐起来聊天。

唐霍塞沉默寡言的,让卡门好不舒服。她问这是为什 么,唐霍塞回答说,是因为想起了住在离这儿不远的母亲。 他觉得自己辜负了母亲的期望,实在是无地自容。

卡门对此大加嘲讽,她劝唐霍塞回老家去陪妈妈,别再 谈什么爱情。听到这话,唐霍塞非常生气,他握住卡门的胳 膊说:

“咱俩分手!听着,卡门,你若再说一句……”

“怎么?你就杀了我?!哼,一切都得听从命运!”

另一边,吉卜赛姑娘弗拉斯吉塔和梅赛黛斯在算命,看 自己将会嫁给什么人。卡门走过来,也摆起了纸牌。天哪, 全是不祥的征兆——死亡!她不愿相信,便重新再算一次。 可是,又是死亡!

作曲家用序曲中的那条代表命运的主题给我们以暗 示,你的心会不由得跟着紧张起来——到底卡门的命运是 怎样的呢?

当凯勒回到休息的地点,招呼大家搬运货物,而唐霍塞 则被指令留在这里放哨。

夜色深沉,四周静悄悄的。有两个身影无声无息地出现 在小路上,这是米凯拉和一位向导。当向导走了以后,米凯拉轻声唱起了一首咏叹调。

这姑娘外表柔弱害羞,可内心是 坚强的。她一个人到深山里来,是为了找回唐霍塞,在这段 动人肺腑的咏叹调里,她不断地祈求道:

“请你给我胆量吧,请你保护我,上帝!我要从那妖精手 里,夺回我所爱的人!”

她看到了不远处的唐霍塞,便向那边叫喊他的名字。可 奇怪的是唐霍塞正在举起枪,向一个方向瞄准。只听见一声 枪响,她吓得连忙躲进暗处。 一个高大的男子走了过来,嘴里念叨着:

“稍稍瞄低一点,我就没命了。”

唐霍塞也走过来了,他紧张地询问: “你是什么人?”

走到近处,他们才看清了对方,高个子是斗牛士埃斯卡 米洛。唐霍塞奇怪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他,埃斯卡米洛便坦率 地告诉唐霍塞,自己爱上了一个吉卜赛姑娘:

“为了见到我的美人,我宁可丢掉性命。” 唐霍塞赶紧问姑娘的姓名。

卡门。她曾有个情人是个士兵, 那家伙为了她做了逃兵。

但他们的爱情已经结束。

要知道,卡门的爱情 从来超不过半年光景。

唐霍塞愤怒地唱道:

我就是那个逃兵!

我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对象, 我希望鲜血不久就会流淌!

埃斯卡米洛觉得很纳闷:

多么愚蠢, 真要笑死人, 我来找情妇, 却碰上她的男人!

两人抽出刀来,开始决斗。就在这时,卡门和那些朋友向这边走来,喝住了他们。在众人的劝解下,埃斯卡米洛决定离开,他还邀请大家到塞维利亚城去看他几天后的一场斗牛。临走,他对卡门再一次表白了爱慕之情。

一场冲突避免了。可是唐霍塞内心更加痛苦了,他希望卡门对自己热情一点,卡门却耸耸肩,走开了。有人发现了暗处的米凯拉,一把将她拉了出来。众人发现这是个女人, 不由得十分吃惊。

面对不解的唐霍塞,米凯拉诉说着:

在那边有一间茅屋, 有人在祈祷不停;

那是一位母亲, 在哭她的儿子。

她伸出颤抖的双手, 呼唤着你的名字。

霍塞,请你跟我回去,快快随我启程。

卡门在一旁以嘲讽的口吻劝唐霍赶快走,可是唐霍塞固执地不肯离去。他推开苦苦哀求的米凯拉,对卡门大声 宣布:

你别想趁机去找新情人。

我爱你,该死的女人!

我和你永远也不会分开,这是命中注定。

我决不走,哪怕是送掉我的性命!

可是米凯拉说出了让唐霍塞震惊的事实:他的母亲就快要死去了。他大吃一惊,立刻决定回家去。他对卡门说了 声后会有期,就匆匆跟着米凯拉走了。让他不放心的斗牛士 还没走远,他在不知什么地方唱着那支斗牛士的歌。

卡门倾听着,靠在岩石上一动也不动。

 

第四幕 塞维利亚城的斗牛场外

间奏:

在有比赛的日子里,人们总是很兴奋的:小贩们在大声兜售扇子、橘子;有人在卖节目单;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挽着男士的臂膀款 款走进斗牛场。这差不多就是一个节日。

警卫长苏尼加也来了,他此时已严然是吉卜赛人的朋 友、走私贩的保护人了。他向陪伴着的吉卜赛姑娘弗拉斯吉 塔和海赛黛斯打听卡门,她们告诉他,现在卡门爱的是埃斯 卡米洛,而且爱得发狂。而她从前的情人唐霍塞也不肯罢休。苏尼加说,用不着为卡门担忧,已经下令逮捕逃兵唐霍 塞了。只是目前还没抓住他。

进行曲辉煌地响起来了,这就是序曲一开始的那条令人兴奋的旋律。在欢呼声中阔步走来的,是一队勇 敢的斗牛士和他们的助手。埃斯卡米洛出场的时候,广场上一片骚动:不仅是因为 他的名气,还因为他身边走着一位鲜艳夺目的姑娘——卡 门。她打扮得太漂亮了,身穿新做的大红裙子,头上还戴着 大大的花冠。

斗牛士该进场了。埃斯卡米洛和卡门吻别,消失在大门 里面。

梅赛黛斯快步走向卡门,说唐霍塞可能也在这里,要她 多加小心。卡门满不在乎,她心里现在只有埃斯卡米洛一个人。她要在这里等待他胜利的消息。

人们陆续走进斗牛场,而卡门一个人留在了广场上。也 许她是想最后一次见见唐霍塞,跟他彻底了结这段感情。

唐霍塞真的来了。他满脸胡须,神情憔悴,衣服也十分 肮脏破旧,和衣着艳丽的卡门相比,他显得十分凄惨。

这里的音乐相当精彩,作曲家让乐队一方面兴高采烈 地奏着斗牛士进行曲,一方面又不时地插入可怕的半音下 行乐句,暗示着将要发生的悲剧,两者巨大的反差令人胆战心惊。

唐霍塞对卡门仍存有希望,他恳求卡门跟他走。卡门冷冷地回答说:

绝无可能。

卡门从不说谎骗人。

你和她之间,一切都已完结。

唐霍塞苦苦恳求:

“哦,我的卡门,让我来挽救你。

我挽救你,就是挽救我自己。”

“为什么你还想要这颗心,它早就不属于你!”

“可是我爱你!我崇拜你!”

“这全是没用的废话。”

“好吧,为了讨你喜欢,我再去做盗贼,我愿做一切你喜欢的事情,只要你不离开我。

亲爱的卡门,请你想想我们相爱的岁月!”

“你难道不知道,卡门从不向任何人低头屈服。

她生得自由,也将死得自由。”

斗牛场里传来人们的喝彩声,卡门眼睛发亮,她的心已 经飞到场内的斗牛士身边了。

唐霍塞发狂了,他紧紧盯着卡门:

“你应该和我在一起。”

“请你离开我,唐霍塞,我决不愿意跟你走。”

“你一定要去找他吗?你真的爱他?”

“是的,我爱他,我爱他,即使是面对死亡我也要说这句话——我爱他!”

又是一阵欢呼声,卡门按捺不住,想进场去观战。唐霍 塞一把拉住她:

“你休想离开我!你必须和我在一道!”

“不,永远不!你要么让我死,要么给我自由!”

就在热烈的次呼声个,悲剧正题越来越强烈了。唐霍塞吼叫道:

“我问最后一句话:魔鬼,你不跟我去吗?”

“不!”

卡门说着,从手指上褪下一枚戒指,扔在地上:

“拿去吧,这是你从前给我的!”

唐霍塞完全失去了理智,他从怀里抽出一把明晃晃的 匕首,逼向卡门。

“好吧,你这该死的!”

就在人们狂执的胜利欢呼声中,他把匕首猛地刺进了 卡门的胸膛。

斗牛场的大门敞开了。人们涌出来,被这可怕的一幕惊呆了。

只听见唐霍塞疯狂地大叫:

“逮捕我吧,是我,是我,杀死了亲爱的卡门!哦,我崇拜 的卡门!”

他扑倒在卡门身上。
相关信息
没有相关内容
观后心情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